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铜灯 >

一场和企业、事业的“爱情长跑”

发布日期:2022-04-20 20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机床没有刀具,就像人类失去了生命。与刀具设计、齿轮制造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张邦栋,就是专门给机床赋予生命的人。

  80岁的他在业内名头响亮,被称为“刀具大王”,是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退而不休的高级工程师。退休20年,他一直回厂上班,哪怕在企业经营困难、停发了返聘工资的时候。

  老人厂服不离身,徒弟说那是师傅的“标配”。“我喜欢穿厂服,喜欢来厂里。老伴‘埋怨’办公桌是我的情人,一天都离不开。”每每讲到这里,张邦栋都会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1963年,从如今被称为太原理工大学的太原工学院毕业后,张邦栋就和妻子一道,来到了当时叫做洛阳矿山机器厂的中信重工,开始了和一家企业、一个行业、一桩事业的“爱情长跑”。

  张邦栋做过许多很牛的事,最牛的就是研制出国内首把负30度前角硬质合金刮削滚刀。

  百废待兴的1979年,在机器制造离不开的齿轮加工上,只要加工硬齿面,必须完全依赖进口的硬质合金刀。

  张邦栋的成功,意味着结束了一种刀具的进口历史。更重要的是,硬质合金刀具是现代高效刀具的基础,他由此成为中国现代高效刀具行业的奠基人,赢得“刀具大王”的美名。

  机床刀具是机器部件加工的必需品,又是易耗的专用品,每种产品都需要一种刀具来匹配。因而,刀具研制的突破,往往也意味着生产能力的突破。所在企业是重型装备制造业里的排头兵,在这里,张邦栋开始大展身手。
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他的刀具研制成果以喷薄之势涌现,助力行业发展,并为中信重工跃升为“中国低速重载齿轮加工基地”立下汗马功劳。1986年,张邦栋被评为“全国技术能手”;同年,又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。

  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史,就是一部追赶世界先进技术的历史。长期的追赶,让大家在心里悄然埋下“赶超”情结,只要有机会,就会全力以赴。

  矿山装备大型化发展,必须破解大齿轮加工瓶颈。2005年,中信重工刚走出困境就勒紧腰带,引进了瑞士玛格12米梳齿机。这是世界顶级设备,当时全球只有3台。可如果梳齿刀也进口,成本太高。

  梳齿刀是一种切齿刀具。为“装备”别人,得先“装备”好自己。一个阔大的研制平台,赫然出现在面前,年逾古稀的张邦栋,兴奋地“一跃而上”。

  经过废寝忘食的研究,一个半月后,第一把梳齿刀研制出来了。经试用,加工精度和使用寿命,都优于进口刀具,成本还不到它的二分之一。

  后来,中信重工不断中标国内、国际大磨机和世界最大磨机项目,跻身全球矿业市场第一梯队,进入和世界顶级高手同台竞技的时代。随之而来的是加工对象越来越巨大、精度要求越来越高,面临的困难是大规格齿轮加工刀具极度缺乏。

  为制造世界最大磨机,在一无资料借鉴,二无实样参考的情况下,张邦栋凭着几十年积淀的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,带领攻关团队,成功实现自我超越:2008年4月,当时国内模数最大的硬质合金滚刀制造完成了。

  28岁时进厂后,张邦栋频频参与到重点技术项目中。“文革”期间,他利用到车间劳动的机会,练习机床操作技术,6年拿了11个操作证,带出10多个徒弟,被工友尊称为“最牛的机床操作工”。

  这段经历,不仅让张邦栋深刻理解了生产工艺,更让他对工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“下海”热潮涌动,财富耀眼地诱惑着人们。身怀绝技的张邦栋成了“摇钱树”,“挖树”的人络绎不绝,但他不为所动。

  1995年底,张邦栋临近退休,“抢人”者再度摩拳擦掌。张邦栋主动表态:“我人在、心在,永远不会走。”

  然而,从1996年开始,公司经营出现困难,职工下岗、技术骨干跳槽。这时,深圳一家知名企业开出年薪15万、赠送住房二室一厅的“聘礼”。他依然不为所动,还告诉老伴:“现在厂里效益不好,工人更不容易,咱们得在厂里帮大家。”

  有人劝他别再来了。张邦栋回答: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我有退休金,生活没问题。我要看着咱们这个‘家’,不能让它散了!”

  1998年,一家电厂的进口减速器的7头蜗杆报废了,而原装备件要96万元澳门精准三肖三码四不像,得知厂家嫌贵的消息后,张邦栋找上门,拿下项目。最后他设计制作的产品,电厂用了8年之久,而原装进口的只用了5年半。

  昔日“刀具大王”,再成知名蜗轮蜗杆专家,当时工具分厂进行生产自救,慕名上门的订货人纷至沓来,仅蜗轮、蜗杆一年产值就有200多万元。

  有人问过张邦栋,为何对企业不离不弃。他的回答很简单:“企业培育了我们,我们的回报就是一定要让她好。”

  工具人天生就是为解决生产困难而存在。有一次,为美卓公司生产磨机大齿圈时,外购刀具出了纰漏。工期眼看要受到影响,大家一筹莫展。这时,张邦栋提出了解决方案:使用有误差的刀具生产,但要在直径10米左右的大齿圈上,找正到半根头发丝的精度。

  用合格刀具加工高精度齿圈,对工人已是极大考验,改用非标刀具,加工对象还是要求严格的出国产品,工人心里真没底。

  张邦栋反复打气做工作,并保证“出问题由我承担”。最后,出于对张邦栋的信任,工人们按照他的方法加工。完成后,齿圈精度控制得比厂家要求的还好。

  齿轮是机器的基础件,其制造水平在较大程度上反映一个国家的机械工业水平,它的发展,有赖于长期积累理论和经验,没有积累,技术自信和能力自信就无从谈起。

  张邦栋一直在言传身教。他的“三不法则”深深地影响着身边的人:不要被困难吓倒;不要怕担当责任;不要降低对自己的要求。

  张邦栋还以著书立说的方式传承技艺。2010年,由他参与组编的《齿轮制造工艺手册》出版了,这部127万字的专著立刻成为从业者的必备宝典。

  “家有一老,多了一宝,企业也一样。张邦栋这样的前辈,传承了技术,更传承了精神。”中信重工董事长任沁新说,中国装备制造工业的发展,依靠的就是这样一批痴心企业、痴迷事业的技术人员,他们撑起了共和国的“装备脊梁”。

下一篇:没有了